14年期尾平特肖规律
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文典籍 > 《诗经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国风·邶风 国风·邶风·旄丘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诗经》 作者/编者:佚名

国风·邶风·旄丘更新时间:2019-02-25

 旄丘之葛兮,何诞之节兮。叔兮伯兮,何多日也?

何其处也?必有与也!何其久也?必有以也!

狐裘蒙戎,匪车?#27426;?#21460;兮伯兮,靡所与同。

琐兮尾兮,流离之子。叔兮伯兮,褎如充耳。

 

译文

旄丘上的葛藤啊,为何蔓延那么长!卫国诸臣叔伯啊,为何许久不相帮?

为何安处在家中?必定等人?#40644;鸚小?#20026;何等待这么久?其中必定又原因。

身穿狐裘毛茸茸,乘车出行不向东。卫国诸臣叔伯啊,你们不与我心同。

我们卑微?#32622;?#23567;,流离失所无依?#20426;?#21355;国诸臣叔伯啊,充耳?#30333;?#19981;知道。

 

注释

邶(bèi):中国周代诸侯国名,地在今河南省汤阴县东南。

旄(máo)丘?#20309;?#22269;地名,在澶州临河东(今河南濮阳西南)。一说指前高后低的土山。

诞(yán):通“延”,延长。节:指葛藤的枝节。

叔伯:本为兄弟间的排?#23567;?#27492;处称高层统治者君臣。

多日:指拖延时日。

处:安居,留居,指安居?#27426;?/p>

与:盟国?#28784;?#35828;同“以”,原因。

何其:为什么那样。

以:同“与”。一说作“原因”“缘故”解。

蒙戎:毛篷松貌。此处点出季节,已到冬季。

匪:非。东:此处作动词,指向东。

靡:没?#23567;?#25152;与:与自己在?#40644;?#21516;处的人。同:同心。

琐:细小。尾:通“微”,低微,卑下。

流离:转徙离散,飘散流亡。一?#30340;?#21517;,即枭或黄?#20426;?/p>

褎(yòu):聋?#28784;?#35828;多笑貌。充耳:塞耳。古代挂在冠冕?#33050;?#30340;玉饰,?#30431;?#24102;下垂到耳?#25490;浴?/p>

 

鉴赏

此诗脉络清晰,递进有序,《诗经传说汇纂》引朱公迁所谓“一章怪之,二章疑之,三章微讽之,四章直责之”,将其篇章结构说得清清楚楚。

诗一开头,借物起兴,既交代了地点和季节,也写了等待救援时间之长。黎臣迫切?#37322;?#25937;援,常常登上旄丘,翘首等待援兵,但时序变迁,援兵迟迟不至,不免暗自奇怪。不过由于要借卫国救援收复祖国,心存奢望故而尚未产生怨恨之意。

第二章紧承上章“何多日兮”而来,用宽笔稍加顿挫,“何其处也,必有与也。何其久也,必有以也。”通过自?#39318;?#31572;的方式,黎臣设身处地地去考虑卫国出兵缓慢的原因:或者是等待盟军一同前往,或者是有其他缘故,暂时不能发兵;用赋法代为解说,曲尽人情。

第三章“狐裘蒙戎”一句紧扣上两章,说明自己客?#21491;?#20037;而“匪车?#27426;?rdquo;。黎?#23478;?#32463;有所觉悟,“我有亡国之状,而彼无悯恤之意,我有?#25351;?#20043;念,而彼无拯救之心”(《诗经传说汇纂》引邹泉语),知道卫国无意救援,并非是在等盟军,或者有其他缘?#30465;?#22240;幻想破灭,救援无望,故稍加讽谕。

第四章用赋法着意对比,黎臣丧亡流离,衣衫破弊,寄居他国,凄凉萧索,而卫国群臣非但毫无同情心,而且袖手旁观,趾高气扬。诗人有些出离愤怒了,他批评卫国群臣装聋作哑,见死不救。诗人通过双方服饰、神情、心态的比较,黎臣彻底?#27425;潁?#19981;禁深?#34892;?#23506;,于是便?#32972;?#21355;国君臣。

 

此诗作者虽然寄人篱下,但诗意从委婉地询问的口气到直指卫国统治者不同心同德的嘴?#24120;?#20889;得很有骨气。▲

上一章 返回简介 返回列表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14年期尾平特肖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