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年期尾平特肖规律
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 > 红色经典 > 《东方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二部 火光 第四章 山前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东方》 作者/编者:魏巍

第四章 山前更新时间:2018-12-06

 邓军和小玲子坐师长的吉普车回到团部,天色已近黄昏。

周仆看见团长不仅毫无倦意,而且满脸是笑,就亲昵地说:

“你这家伙,收获?#27426;?#19981;小!”

“可不是么!”邓军说,“差点儿俘虏了一个师长哩。”说着嘎嘎大笑起来。

邓军一连气把一路的情况和师长的意图说了一遍。最后说:

“依我看,打响出国第一炮,问题不大!”

“小迷糊!快给团长热饭!”周仆兴奋地叫,一边又向小玲子挤挤眼说,“再给他一点奖赏!”

所谓“奖赏”,指的就是小玲子饭盒里的油炸辣椒。这邓军有个老胃病,一犯病,常常疼得满头大汗。关于这一点,周仆简直比一个妻子的关怀还要周到,常常劝他少吃一点辣椒。可是邓军什么都可以吃得下,就是没有辣椒不?#23567;?#25112;争时期,小玲子常年给他背着一个日本饭盒,里面总是盛着满满一盒子辣椒。周?#22242;?#20182;犯病,有?#26412;?#19981;让小玲子给他炒。吃饭时他一看没有辣椒,就发脾气,或者拿着筷子,闷闷地坐在那里,委屈得像个孩子似的。每当这时候,周仆常想,这样一个老同志,从来不怕牺牲,不怕流血,为?#35828;?#21644;人民的事业,随时可以抛弃自己的头颅。但他所取于这人间者,既不是名,也不是利,更不是吃喝穿住;平生所好,不过就是抽几支烟,吃饭时能再有一点辣椒,就高?#35828;?#20160;么似的。如果连这一点也让他受委屈,自?#30418;?#37324;也觉着难过。

于是就在这?#32622;?#30462;心情下,同他作了妥协。但说话的调子仍然又不免是严肃的:“今后?#27426;?#35201;少吃一点啰!”“好好好,?#27426;?#23569;吃一点儿!”一听说让他吃,他连声乖乖地答应着,又像孩?#21491;话?#22320;笑了。

?#28784;?#26102;,小迷糊端来了一饭盒热腾腾的白米饭。小玲子按照政委的眼色,把那个铝制的旧饭盒打开,拨出了一点炸辣椒,作为奖赏。那么一点辣椒,邓军三口两口就吃完了,又伸过碗来,叫小玲子:

“我的老天爷!你再赏给一点儿行不?”

小玲子看看政委的脸色,发?#32622;?#26377;异议,这才用筷子又轻轻地拨了一点。邓军吃得满头大汗,连声说:

“真痛快极啦!”

他擦擦汗,点起一支烟,说:

“老周,你看用哪个营引诱敌人好些?”

周仆略一寻思,说:

“晌午你刚出发,孙亮就到这里坐了半天。东拉拉,西扯扯,我就看出他有心事。果然,最后吞吞吐吐地问?#21644;?#37324;对他这个营究竟有什么看法……”

“什么看法!他这个营过去打得并不算太好嘛!”邓军打断说。

“是呀,”周仆接下去说,“?#19968;?#27809;有回答,他就委屈地说:‘你们不说我也知道!’看来,他是有些不够满意。他最后说,三营所以战斗力弱些,并不是这个营的本质不好,是团里对他们的使用太少。据我看,这个意见是对的。战斗力弱的单位,使用在主要方向的机会越少;使?#36855;?#23569;,战斗力也越弱。我看,今后可以多使用他们。”

“可以考虑,”邓军说,“不过,这是头一锤子买卖,有?#21482;故且?#29992;在刀刃上呀!”

“你是说?#36855;?#20204;的‘才子’去呀?”

“对喽!”邓军说,“我看还是让陆希荣去。这小子有点子鬼名堂,遇到意外情况也好应付。”

这周仆是那样一种政治委员:聪明,识大体,虽然自己担任着团党委书记,但在军事指挥上,从不勉强让指挥员接受自己的意见。尤其是在比较次要的问题上,很能让步。何况,他知道在邓军的心目中,是比较欣赏陆希荣这个干部的。于是就同意了。

因为时问紧迫,邓军一面通知各营作行动准备,一面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,向各营干部传达了战斗任务。

会议结束,周仆把陆希荣单独留下来,问:

“老陆,你觉得这任务有什么困难没有?”

“牵牵牛鼻子,这有什么。”陆希荣满不在乎地说。

“困难是会有的。”周仆说,“第一次同现代化的敌人作战,又?#21069;?#22825;在开阔地里转移;既?#28784;?#30828;顶,又?#28784;?#31232;稀拉拉让敌人识破。这就特别需要沉着呀!”

“那当?#28784;?#27785;着!”陆希荣淡?#28784;?#31505;,“请首长放心好喽!……政委还有什么指示?”

陆希荣话语中隐约的嘲讽意味,使周仆心中有几分不快。但因为是战前,正是需要大家团结的时候,就克制住了。

邓军也听出话头?#27426;裕?#25381;挥手说:

“政委的指示很重要嘞!你们回去要好好地研究一下。”

陆希荣?#20160;?#22320;打了个敬礼,走出小树林子去了。

天色刚黑下来,队伍就集合好,向龟城方向前进。为了严格保守秘密,按照师长指示,在接近龟城时,下了公路,沿着小路绕到了龟?#19988;阅稀?#36825;时已近午夜。部?#27833;?#36807;那条狭窄的山谷,夜

黑风寒,松涛阵阵,抬起头,只能望见一小片星天,?#36335;?#32622;身在枯井中,?#26898;?#35273;得阴森森的。

邓军指挥二、三两营,在峡谷的南端两列山岭上隐伏。严格命令部队做好伪装,保?#24535;?#32899;,不?#25380;?#20986;?#39759;?#28779;光。静候着后续部队的到来。一营的部队,由前面回来的侦察员引路,出了峡谷,继续前进。

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营三连。郭祥在尖兵班之后,带领部队急匆匆地走着。在夜色里可以看到,驳壳枪在他身后卜浪卜浪地摆动,步态轻捷而大胆,好像惯于在夜色里潜行的狸猫一般。多少年来的夜间战斗,夜色不但不能增加他的恐怖,反而使他如鱼得水,真正成了夜色的主人。

出了峡谷,前面豁然开阔起来了。放眼望去,在那披挂着星斗的夜空下,有几堆火光,在寒峭的夜风里不停地摆动。

为了避免敌人的侦察部队提前发现,他们仍旧避开公路,沿着小路行进。部队静悄无声。大?#21152;?#36208;了十多里路,来到一座低矮的小山岗下。事先潜伏在这里的师部的侦察员告诉他们:敌人离这里只有几里路了。

部?#27833;?#27490;前进。郭祥随着侦察员爬到小山岗上观察。第一眼看到的,就是远处一?#21040;右?#30415;地奔驰的灯光,并且隐隐听到隆隆的汽车声。那些灯光一到那个黑魆魆的山脚下就熄灭了、侦察员说,那里就是敌人停驻的地方。

“很可能是运送弹药的汽车。”陆希荣判断说,“看来明天进攻是肯定的了!”

他立刻熟练地布置开队伍,就回到后面去了。郭祥到前面察看了地形,在一个小山包上设了一个班,作为全营的警戒阵地。然后回来督促全连积极构筑工事。

启明星升起的时节,己经构成了简单的工事。郭祥在背风处,正想打个盹儿,只听前面“轰隆”地响起了一颗手榴弹声。接着是一阵繁乱的卡宾枪声。他急忙站起身来爬上山头,枪声又沉寂了。

郭祥知道发生?#35828;?#24773;,正要带领一个班到前面支援,只见前面那个班慌慌张张地向回跑。郭祥厉声喊道:

“干吗跑下来?”

“敌人上来了!”

“敌人上来了!”

有几个声音慌张回答着,站住了。

“给我回去!”

郭祥带着他们,冲上去?#25351;?#38453;地,一看并没有敌人。他心里十分恼火,用手一指:

“刚才是谁带头跑下来的?”

没有回答。

“到底是谁?”郭祥声音更大了。

“是我。”其中一个低声地说。

郭祥一看,是五班班长刘大?#24120;?#26356;有气了。这刘大?#24120;?#26159;解放战争末期他亲自解放过来的。人一向老老实?#25285;?#19981;会说,不会道,工作埋头苦干,战斗也很勇敢。特别是在解放兰州的战斗中,同马家军拼刺?#26007;?#24120;英勇,因此提升为班长。不知现在为什么这祥。

“哦,?#21069;?#38271;带头呵!”郭祥挖苦地说,“你看见敌人了吗?”

“敌人是……是上来了。”

“有多少个?”

“像,像是有七八个……我扔了一个手榴弹,一慌……”

“有七八个,就把你吓死了,咹?”郭祥指着他,“我问你,是叫你来打美国鬼子的,还是叫你来丢人的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刘大顺羞愧得几乎要哭出来,“连长,你知道我过去,我过去……没有装过孬呀!”

“这次哩,这次为什么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

刘大顺把头垂到胸脯上,呜呜地哭起来了。

“你还哭哩!我干脆毙?#22235;?”

郭祥大步抢上去,正要举起拳头,忽听后面有人叫了一声:

“嘎子!你又要犯错误啦!”

郭祥扭身一看,见老模范严肃地站在那里,就急忙收住了手。

“他又跟上来啦!”有人?#37027;?#22320;说。

原来这老模范,方才见郭祥气刚刚的,就预料要出事。前面已经交代,郭祥自幼跟随老模范长大,虽然今天是老模范的上级,但在内心深处,仍然把老模范看做长辈;老模范也仍然像长辈一样地关怀着他,惟恐他一?#32972;?#21160;再犯错误。今天一看这情况就赶来了。

“好好,战后再说!”郭样挥挥手,余怒?#32874;?#22320;走到一边,“怕死鬼!我就是见不得这个!”

老模范又走到刘大?#36710;?#38754;前,严肃地说:

“大顺哪,你这个错误可真严重呵!这两天你?#37096;?#21040;了,朝鲜人民家破人亡,叫人看着多难受呵!他们死?#22235;?#20040;多人,我们的命就那么值钱!你看看你办的这事!……”

“老模范,我,我……我?#27426;?hellip;…”

不知什么时候,天色已经亮起来。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刘大顺那结实的粗墩墩的个子,那朴实的容?#30149;?#20182;的脸上,有一条?#27609;?#30340;很深的伤痕。这时,有两大颗眼泪,滚过他的双颊,跌落在熹微的晨光里……

“轰!”

忽然间,一枚炮弹在小山后面爆炸了。

郭祥作战经验极其丰富,立刻就听出是坦克炮的声音。往前一望,在矇昽的晓色里,已经可以清楚看见敌人驻扎的村庄。村庄前面,有一排小黑点,一个?#21491;?#20010;地向公路蠕动着,发出轰轰隆隆的声响。再往公路上一看,已经有一辆爬到公路上来了。

说话间,又是“轰”地一声,一枚炮弹落在山前。

“准备战斗!”

郭祥大喊了一声,并且习惯地捋捋袖子,?#36335;?#31435;刻就要扑上前去似的。他的声音在这清晨听起来,是那样的?#26165;幔?#37027;样的洪亮,听不出有一丝一毫的?#24535;澹?#39039;时给大家增添了力?#20426;?/p>

坦克震人的怪声愈来愈近。大家正注意前面,霍然间,一架敌机从左边哇地一声扑了过来。接着是两架,三架,共有七?#24605;?#25932;机盘旋起来。人们不自觉地抬起头来望着天空。

“注意公路!”郭祥又高声喊道。

话音未落,“吭吭吭”一连三发的坦克炮打到山脚。黑烟遮蔽了人们的视线。黑烟过去,已经可以看见坦克后面的?#22870;?#20837;朝以来的第一次战斗,就这样展开了。

邓军的指挥所,设在离峡谷南端?#24471;?#19981;远的一座较高的山峰上。这里北可以望见师指挥所的山头,南可以望见峡谷以外辽阔的平川--现在正在进行激战的地方。邓军望着前面敌人浓密的炮火节节北移,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,心里十?#25351;?#20852;。但兴奋之中又包含着紧?#29275;?#23601;好像端着满满一碗水,老怕它洒了似的。

这时,从东南方向出现了一架红头敌机,在峡谷上空盘旋起来。这架敌机很怪,既不扔炸弹,也不打炮,慢条斯理地哼哼着,好像飞?#27426;?#30340;样子。有时还侧楞着身子向下面窥探。

“这是什么怪家伙呀!”

“简直像个老病号,真?#20040;? ”

战士?#19988;?#35770;着。电话铃响起来。邓军连忙抓起耳机,是师长的声音:

“你们看见敌人的侦察机没有?”

“看见了。”邓军回答。

“?#27426;?#35201;隐?#39759;謾?rdquo;师长嘱咐道,“如果暴露目标,就会破坏整个计划的!要再通知部?#21491;?#36941;。你们的指挥所我看要搬下来一点,山头上留下两个观察?#26412;?#21487;以了。……根据情报,敌人对我们的出国行动,并没有发觉。?#28784;?#25105;们保持隐蔽,就能取得胜利!”

邓军在深草丛里,对本团埋伏的各个山头,又细心地、逐个地察看了一遍。战士们一个个头戴着用半青半黄的秧草编成的伪装盔,伏在密林和茂草里,没有一个人乱动。整个山峰,静悄无声,更显得无比的威严。只有飞机声、坦克声和枪炮声,在山谷里响着回音。邓军为了慎重,又通知了各营,并按照指示,把指挥所也移到山坡上的?#40644;?#23494;林中去了。

中午时分,战火渐渐接近了峡谷的?#24471;擰?#25932;人的坦克炮和榴弹炮,已经开?#24049;?#20987;峡谷两侧的山岭。那十几架野马?#26898;?#26426;也盘旋在峡谷的上空,开始了扫射和轰炸。有几处山林,已经被炸起火,冒起一团一团的黑烟。

这是极其重要的时刻。邓军正要离开指挥所到山顶上掌握情况,师长又来?#35828;?#35805;,用严肃的声调问道:

“你看敌人发觉了我们没有?”

“我看没有这种征候。”邓军答道。

“对,”师长说,“我看他们并没有发觉我们。不过是进行威力侦察。通知部队,绝对?#28784;怕搖?#22914;果没有师的统一信号,随便提前开枪,或者轻举妄动,要立?#31895;?#34892;战场?#21520;?”

“老周,我先上去了!”

邓军刚走出几步,只见观察员气急败坏地从山上跑下来说:

“二O一!三O一!……敌人的坦克炮堵住?#24471;牛?#20877;不往前走了!”

“咱们的部队呢?”邓军问。

“只有少数进来了,其余的离开公路撤到两边山上去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撤到两边山上去了!”

“槽了!”周仆跌脚叫道,“向两边一撤,敌人还肯进来吗!”

邓军大步向山上冲去,一看,敌人的坦克果然停在?#24471;?#22806;,高高地翘着炮口,正向山上猛烈轰击。?#22870;?#24050;经缩到后面去了。一营的部队,除进来一小部分,其余都向?#33050;?#30340;山上撤去。邓军的脸色霎时变得又青又黄,掉下大颗大颗的汗珠。一场计划竟这样?#40644;?#22351;了。

他回到指挥所,?#20102;?#20102;好半晌,?#25243;?#36215;耳机。那小小的耳机,一霎?#26412;?#21464;得像有千百斤重似的。

他向师长报告了这意外的情况。最后请求说:

“看样子,原定计划是无法执行了。……我建议利用敌人犹豫观望的机会,由我带领其余的两个营,用小迂回切断敌人一股,能捞多少就捞多少。总不能让他?#21069;?#30333;地回去!”

“也只好这样。”师长沉吟了好半晌才说,“我现在?#38391;?#20313;两个团的火力来支援你,希望你千万?#28784;?#38590;过,好好完成任务。”

邓军立刻在电话上通知了二、三两营准备出击。接着就到了三营指挥所,亲自带着三营冲下去了。可是当部队刚冲到山下,敌人的坦克已经掩护着?#22870;?#36864;去。最先冲下去的一个连只打死敌人20余人,缴获了一支半自动步枪。当连长把这支枪拿到团长的面前时,邓军一阵难受,用那?#27426;辣?#25410;住了心口,小玲子知道他的胃病?#21482;?#20102;,连忙上前扶住他,坐在山前的一块石头上……

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14年期尾平特肖规律